一个博士女孩的武侠梦,羿世界射箭俱乐部朱祺:骑马射箭闯天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4

  

  南京羿世界射箭俱乐部创始人 朱祺

  人物档案:朱祺,羿世界射箭馆创始人,南京师范大学对外汉语博士,6年前开始射箭,在诸多比赛中获得冠军,包括多个全国冠军。2019年初创立南京羿世界射箭俱乐部。

  一般女孩大都会有个浪漫公主梦,而朱祺的浪漫想法却是“骑马射箭闯天涯”的武侠梦——骑在马背上,在辽阔草原上奔驰,弯弓搭箭,箭出弦响,刺入空气的声音从耳畔划过,就像武侠书里不爱红妆爱闯荡的少女侠客。

  最初是偶然的机会迷上了射箭,这项与自己较量的运动就成为她的一部分,6年时间里她获得了很多奖项,包括多个全国冠军。射箭也改变了她的性格,从有些急迫焦躁变得从容平静。

  在她看来,射箭就像是人生的过程,不是在和对手对抗,而是永远追求更好的自己。

  后来射箭馆关闭,和朋友们没有了玩的地方,于是她就开了羿世界射箭馆,为了朋友们能有个地方继续玩,也为了让更多人接受并喜欢这项运动。

  

  箭过草原,大家的梦

  很多年前,朱祺还在读高中,跟着父母去青海,在茫茫戈壁和草原上穿行,突然听到牧民射箭时箭支穿破空气的声音,声如裂帛,瞬间就被吸引了。

  旅行途中有射箭体验项目,她去体验后感到浑身有种说不出的飒爽和自由,高中生活的压抑随着一支支箭离弦而出,那一刻她轻松得像生在草原上的牧民女儿一样,可以永如鹰雁般翱翔。

  直到现在,她脑海里还清晰地留存着身穿民族服装在草原上骑马射箭的画面。那是她第一次射箭,从此就爱上了。

  但回到南京,城市里没有什么机会射箭,此后几年,“骑马射箭”梦仍只是存在于想象和电视剧当中,生活平淡地继续,该读的书还要继续读,该考的试也没有少。

  直到大学期间,南京一家射箭馆开业招人,偶然遇见的朱祺眼前一亮,当初在草原上射箭的画面又鲜活起来。

  从此几乎每天下课后,朱祺都会到射箭馆去。她自小喜欢运动,但从未像对射箭这样痴迷,整晚整晚地泡在射箭馆,寒暑假更是天天都跑去练习,慢慢从一个极其业余的爱好者变成了专业选手。此后毕业读研究生,读博士,除了在贵州支教的一年和去美国留学的一年,闲暇时光基本与射箭相伴。

  

  那时射箭还是非常小众的一项运动,一起玩的都是真心喜欢射箭的,而且射箭馆很少,大家都很珍惜能有这样一个地方,时间长了就变成了亲密的朋友,经常训练结束后去吃夜宵烧烤,就像武侠书里描写的情节——好友相约围猎,待日暮时分升起篝火炙烤猎物,在旷野上把酒言笑。当然旷野是没有的,但畅快欢乐是相似的。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,射箭馆关闭,一众好友突然无处可去了。后来大家聊起来满都是遗憾,不知是谁的提议:不如自己开一家射箭馆吧。

  由于他们大多有家有业,平常难以分出足够的精力来打理,而年轻的朱祺无牵无挂,于是这个担子落在了她的肩上。很快,她在体育产业园找了地方,迅速签了租约开始装修,南京羿世界射箭俱乐部成立了。

  “这是大家心中的一个梦,重新把这个家聚起来,也对自己这么痴迷的爱好有一个交代。”最初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比冠军更有意义的第4名

  朱祺身上有种干练利落的英武气,也许生来如此,也许是喜爱运动对她的塑造,当她一手擎弓,一手掣弦,注视标靶瞄准射箭,箭支离弦那一刻,会让人觉得与奥运赛场上的比赛选手并无二致。

  事实上,朱祺也是荣誉满满的射手,她参加过很多比赛,拿过多个全国冠军,一度因报纸媒体的报道而感到厌倦。

  在朱祺参加的所有比赛里,她最难忘的是第一场,那是一场业余选手和残疾人专业选手一起参加的比赛,不分性别和组别。那时朱祺刚练了不到一年时间,在业余里也属于新手,虽然专业对手是残疾人,但专业与业余的差别就像韩寒在《我也曾对那种力量一无所知》中所说的一样显而易见,朋友都告诉她:“放轻松,尽力就好,打不过是正常的。”

  从过往成绩也看得出差距,道理她都明白,却无法说服自己的好胜心:“因为一直练得很好,心里没办法放弃,一定要有一个结果。”

  

  朱祺像每一个第一次踏上正式赛场的运动员一样为之倾注全力,毫不松懈。进入淘汰赛阶段的选手,只有她成了唯一一名在8进4比赛中战胜残联专业选手的女选手。朱祺最后得了第四名的成绩,距离领奖台一步之遥。

  这是她记忆里最酣畅淋漓的一场比赛——面对强大的对手,为了不可能完成的目标拼尽全力,这种感觉在此后的比赛中再没有如此纯粹过。

  “一个新人,尽了百分之百的努力,以后很难找到那种想要去拼一件事的感觉。”后来拿冠军对她来说轻而易举,在朱祺眼里都不如这个第四名有意义,“荣誉在别人看来可能会觉得你很荣光,但只有你自己知道什么是你想要的。”

  永远跟自己较劲

 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,朱祺是好胜心很强的人,但对荣誉却没那么在意——看似矛盾,其实是因为她只在意战胜对手和自己的过程,冠军并不重要。

  最初参加比赛的时候,每次训练朱祺都会给自己设定目标,达不到目标会哭,比赛没发挥好也会哭。教练和一起训练的伙伴看到她哭,就知道她下一场比赛的成绩会远远好于上一场。

  那时候她还易于焦躁,焦躁的时候就疯狂地训练,有一次使用一把旧弓,练得太过用力结果把弓拉断,断弓反弹起来打在额头上,结结实实地打伤了她,血流如注。

  往后她才发现,射箭不是直接的对抗,而是在跟自己较量,越着急可能越不会有成果。她学会了调整心态:“焦躁的时候,我就想象在草原上一个人静静射箭的画面。”

  

  这种转变几乎发生在她认识的每一位射箭爱好者身上——他们变得更专注,更有耐性,更能关注自己的状态,关注具体问题。对新手来说,也许打中10米之外的靶心就足够惊喜了,但每一箭都打中靶心却难如登天,就连奥运冠军都很难做到,“所以要有执着的精神,永远跟自己较劲”。

  尤其在比赛中,当别人打出10环的时候,内心会有强烈的起伏,就更需要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,安静打完剩下的箭,才知道成绩如何。

  这也像极了人生,无法祈求一直顺遂,永远会有事发生,跟自己较劲的时候多的是。筹备羿世界射箭馆的时候,恰恰赶上朱祺的博士论文开题,都算得上是她目前人生路上的标志性事件,具有特别的意义,却撞到一起了,她经常焦虑得睡不着觉。

  有好几次她都想放弃射箭馆了,思想在放弃和坚持的边缘游移。这时她就会去射箭,回到多年以前在草原上弯弓射箭的情景,把郁积的压力一箭一箭射出去,再放下弓的时候,就轻松很多,坚持的力量又回到了体内。

  “自己喜欢的事情,不能做了一半不做,以后又后悔。我必须坚持做下去。” 是的,骑马射箭闯天涯的侠女怎么能因为半途而废的事后悔呢?

  

  适合8岁到80岁

  其实最开始,朱祺和她的朋友们只是想找个地方做一个小射箭馆自己玩,但人总希望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让更多人尝试,朱祺也不例外,她喜爱射箭,就想推广这项运动。

  这也让羿世界射箭俱乐部在她心里的分量更重了,既是朋友们一起射箭的家,又是向大众推广射箭的基地。与马拉松、足球、篮球一类激烈的体育运动相比,射箭对身体的损伤风险很小,对不惯于高强度运动的人来说,是一种更适合的体育爱好,对年龄也更友好,用朱祺的说法就是“适合8岁到80岁”。

  射箭的好处,朱祺是切身体会过的。

  以前她的脾性有些急躁,有时会因为很小的事争论不休,经过多年射箭场上对心性的磨练,在草原上骑马射箭的梦总能让她平静下来。如今她平和了许多,常会反观自己在性格、生活和学业上是否有新的变化,这些都是从射箭中得来的。

  

  “现在人工作生活的压力比较大,需要有一个释放压力,调整心态的方法。”而射箭就是这样一项运动,并且对专注力和耐性有很大的提升,这也让朱祺在生活和学习中受益匪浅。

  所以她才会对射箭如此痴迷,才会想要向更多人推广。为了把羿世界做得更好,她请了省队和国家队的退役选手来担任教练,又专程去美国、韩国等射箭运动强国学习相关知识和理论,让那些新手爱好者遇到问题时能够得到准确的解答,在实际练习和比赛中也有完善的理论指导。

  如果说最初对羿世界的期望是自娱自乐,现在她是认真地把它当成了一份事业,让射箭这项运动在国内枝繁叶茂。

  对话:做人最重要是开心啦

  城品:目前为止,你花最多时间和精力去做的事情是什么?

  朱祺:第一是读书,第二就是射箭。我现在同时还在做我的博士论文,感到焦虑或者难受的时候,我就会去射箭,调整一下的心态,第二天可以继续面对我的研究。

  城品:对你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是什么?

  朱祺:就是射箭。我觉得射箭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以前从来没想过我会对一项运动或一件事情有如此多的执念,比如说我喜欢游泳,它只是我的一个爱好而已,没想过要把游泳变成什么特长,而且为了这个特长花费这么多的精力。射箭真的是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。

  城品:假如没有接触到射箭,你现在的人生可能会是什么样的?

  朱祺:可能就是按部就班地读书,毕业,在学校里做个老师,有一些业余爱好,这么平淡地过下去,没有自己特别喜欢的事像现在这样去努力。接触射箭以后,我的压力,我所有不开心的东西,都有一个出口去释放,不会过得那么压抑。

  我朋友都觉得就算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抑郁了,我都不会抑郁。

  

  城品:有没有因为同时在做博士论文和射箭馆导致压力很大?

  朱祺:会的呀,签完合同装修的这段时间,也是我的博士论文开题,所有的事情都在一个节点上发生的时候,会觉得特别难受,压力特别大,也会失眠。但是想一想自己为什么要做这家馆,想一想自己为什么选择读博,理清楚然后睡一觉就OK了。大概这样的压力持续了有一个月吧,朋友看到我的状态也会觉得我很不好。

  城品:现在看起来好多了。

  朱祺:对,现在基本上还不错吧,射箭馆都好了,等着开业,所以没什么压力了。

  城品:除了射箭以外,你还有什么爱好?

  朱祺:我很喜欢游泳,也喜欢打拳,这些比较有力量感的运动。

  城品:生活里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  朱祺:可能外表是很柔弱的小女生,但我觉得会有些不太一样吧,有点个性,不是一个很甘于平庸的人。

  城品:你喜欢看电影吗?喜欢什么类型的电影?

  朱祺:我很喜欢电影,因为我学过文科类的东西,从小喜欢写作,也尝试写过剧本,我会去研究电影。

  我喜欢欧美大片,其次研究最多的应该是香港电影,有很多黑色幽默,我会看很多遍去研究它的结构,台词为什么要这样设计,也许有些人会觉得我喜欢的是烂片,但我觉得是巅峰之作,可能我对电影的关注点跟别人不太一样。

  

  城品:如果可以有一种超能力,你希望是什么?

  朱祺:我希望可以治愈每个人的不开心。像神奇女侠那样一伸手,就可以让你把不开心的事忘掉,永远不要再想起来了。

  城品:如果每天有25个小时,多出来的一个小时你会做什么?

  朱祺:用来治愈大家的不开心啊。

  城品:你觉得做人的首要准则是什么?

  朱祺: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(笑),就是TVB的那句经典台词。

  城品:为什么对开心这么有执念呢?

  朱祺:因为我觉得现在每个人都会有不开心,很多人你看他是在笑着跟你讲话,但心里可能非常难过。前段时间有个人骑车被交警拦住以后瞬间崩溃,非常触动我。

  其实要做到开心挺难的,所以我对开心会有特别强的执念。我在朋友中间属于大树洞的角色,大家不开心的事或者烦恼会跟我说,我就觉得真的每个人都挺不开心的。我是那种会想尽办法来寻找开心的人,哪怕是特别小的点,我都会觉得很开心。

  城品:10年以后回顾现在这段经历,你觉得你会怎么想?

  朱祺:我不是一个往回看的人。我希望做好每一件当下的事情,让自己在未来不会后悔,比较倾向于听自己的声音。

  城品:如果有新手想专业从事射箭,你有没有什么建议给他?

  朱祺:我建议是先去体验这个运动,看射箭究竟是不是你想要的,不要带任何功利心地去看待这件事,才能让你坚持最久。很多非常厉害的专业选手其实最初就是爱好者,慢慢变成专业的,不要那么着急,也不要有那么强的目的性。如果慢慢你发现这就是你想要的,那你自然就会努力变得很专业。

  

  本周日,南京羿世界射箭俱乐部开业大吉

  天涯江湖梦,弯弓侠客行。

  2019年4月21日,南京羿世界射箭俱乐部正式开业,俱乐部是南京更专业的射箭馆,设有多条50米复合专业箭道和30米反曲箭道,10米体验区20多条,有台球,街机,飞镖,投篮机等你来战,更有24小时露天自助训练场,从白天High到黑夜。